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近距離“觸摸”藏族英雄

              甘孜日報    2020年12月04日

              格薩爾王入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帶給我們的啟示與思考


                ◎本網記者 蘭色拉姆 文/圖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文化根脈,積淀著中華民族最深層的精神追求。當下,中華文化不斷尋求多元包容、相互尊重、和諧共存的發展大格局,為各民族文化發展共榮提供了堅實保障。近日,藏族英雄格薩爾王入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這無疑是中華文化對格薩爾文化的再次肯定。當然,高興之余我們應該充分認識到,在今天的時代浪潮中,怎樣進一步從人的角度研究格薩爾王,讓處在非神視野的人們近距離“觸摸”格薩爾王,需要不斷摸索。近日,記者結合省級官方媒體報道,并通過采訪我州格學研究者、文學創作人士,以及旅游專業人士,就我州怎樣讓格薩爾文化迸發出新的時代魅力進行一定了解。

                鏈接:

                6月5日,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名單出爐,文翁、司馬相如、陳壽、常璩、陳子昂、薛濤、格薩爾王、張栻、秦九韶、李調元10位歷史名人入選。

                2017年,四川省啟動實施四川歷史名人文化傳承創新工程,推出首批10位四川歷史名人,掀起學習弘揚歷史名人精神熱潮,彰顯歷史名人的當代價值,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

                2019年,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推薦申報工作啟動,收到全省各市(州)推薦四川歷史名人78人,涵蓋科學、文學、史學、政治、教育等領域。經多個領域知名專家學者的多次評議,并通過專題論證、座談研討等方式,綜合考慮時代、民族等因素,最終確定了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

                據介紹,我省將繼續圍繞構建研究闡發、保護傳承、國民教育、宣傳普及、創新發展、傳播交流6大傳承發展體系,扎實推進建立一批學術研究中心、創建一批文化傳習基地、策劃一批品牌文化活動、創作一批文藝精品力作、打造一批主題旅游線路、研發一批優秀文創產品“六個一批”重點工作,推動形成四川歷史名人文化傳承創新體系。

                把準方向激活時代魅力

                在接受四川新聞網專訪時,四川省作家協會主席阿來對格薩爾王表示:“藏族英雄,史詩流芳。”格薩爾王的主要貢獻是結束了吐蕃崩潰后長達數百年的部落紛爭局面,在今川、青、藏三省相連的涉藏省區建立了統一政權。格薩爾王創建嶺國,結束戰亂,讓人民安居樂業,使這一地區的農牧業生產技術有所發展,并倡導相對于原始宗教更為體系化的佛教,形成了以佛教世界觀為核心、具有統一特征的藏族文化,是藏族人民引以為自豪的曠世英雄。

                根據阿來的回答,本網記者迅速聯系我州格學研究者劉安全和益邛,就他們對格薩爾王入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的看法,進行采訪。

                記者:格爾王入選四川第二批歷史名人有何意義?

                劉安全:格薩爾王入選四川第二批歷史名人意義重大。國內格學研究成果推動了格薩爾王入選四川名人,格薩爾歷史文化包含的中華民族深層精神追求,有著深遠的歷史意義、高深的政治意義,以及開發的現實價值。就政治意義而言,這部史詩可以駁倒大哲學家黑格爾“中國無史詩,無史詩的民族是落后民族”的斷言,而其歷史意義方面,通過《格薩爾王傳》史詩,則可以找到藏文化418年的斷代史料。

                同時,《格薩爾王傳》詩與史的完美結合,創造了史詩之最,2002年,《格薩爾王傳》史詩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許多國家的專家學者慕名前來考察研究,這是中華民族文化的一個閃光點。所謂文化興國、興省、興州,興業、興村、興戶,將格薩爾史詩文化轉變成旅游文化,結合自身實際發展格薩爾旅游文化,是最實惠的現實價值。格薩爾王入選四川歷史名人,無疑是這一現實價值的后盾保障,正因如此,讓格薩爾文化迸發出時代魅力才將是有源之水,有本之木。

                益邛:在微信群里獲知格薩爾王入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興奮而感動。這是從省的層面進一步認證格薩爾是一位歷史人物,其誕生在四川涉藏地區,這對于助推傳播格薩爾史詩文化,使更多的國人了解世界上最長的活態英雄史詩具有重要的意義。

                記者:當下,格薩爾歷史文化面臨著怎樣的挑戰和機遇?

                益邛:目前就整個涉藏省區來講,格薩爾歷史文化大規模的傳承弘揚、搶救保護工作進入了尾聲,但這并不意味著格薩爾歷史文化相關工作的全面結束。在進一步傳承和發揚格薩爾歷史文化的過程中,挑戰和機遇并存。機遇方面,國家和黨委政府的大力扶持是有力保障,加之多元包容文化生態圈的形成,相信格薩爾歷史文化會茁壯成長。挑戰方面,由于格薩爾歷史文化,尤其是說唱藝術主要依靠目不識丁的民間藝人口述保存,而隨著生產生活方式的改變,說唱藝人青黃不接的現象愈加嚴重,愿意主動聽藝人說唱的受眾也在不斷減少。

                記者:對格薩爾歷史文化面臨的挑戰,我們該怎樣做?

                益邛:面對挑戰要用現代方式表達傳統文化,將格薩爾歷史文化提升到現代建構學層面,加強它與國際的對話力度;要用現代小說、詩歌、舞蹈、戲劇、電影的方式,對格薩爾文化進行嶄新的表達;要將已有格薩爾研究成果翻譯成多國語言進行大范圍宣傳,要給予說唱藝人適當的生長空間,讓他們在適合的生存環境中,找到自身價值。

                匯聚靈感進行文學創作

                6月24日,省作協副主席、州文聯常務副主席格絨追美接受了川報觀察采訪,就格薩爾王當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格絨追美:格薩爾王就像史詩里所說的那樣,是“世界歡樂的太陽”,給藏族百姓帶去和平與安寧,正義與力量。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頒發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儀式上所說:“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格薩爾王當選四川歷史名人,是實至名歸,也是時代呼喚英雄、是人們英雄情結的體現。當下,格薩爾在藏族百姓心中的地位以及豐厚的遺跡遺存,還可以繼續創造性轉化為重要的文旅品牌,讓更多人通過對這些人文旅游線路的踏訪以及相關影視作品,最終了解歷史、走近英雄。

                《格薩爾王》是口述史詩,人們口口相傳的過程,正是參與集體創造的過程。這些人包括了說唱藝人和藏族普通民眾,也包括了高僧大德,他們讓這部史詩成為藏民族集體藝術創作的結晶。更讓人震憾的是,這部史詩至今仍在活態“生長”,是全世界唯一活態存在的史詩。四川民族出版社等最新出版的《〈格薩爾王傳〉大全》,總計已達1.3億字,根據調查,全國160多個格薩爾王說唱藝人中,仍有還未統計的不同版本。

                相信格絨追美對格薩爾王當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的理解,一定程度上會給予了我州文學創作人士一些啟發和思考,為傾聽他們的心聲,記者采訪了我州格薩爾文學創作代表人士夏加。

                記者:格薩爾王當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對進行相關文學創作有何意義?

                夏加:多年進行格薩爾文學相關創作,聞知“喜訊”后,第一反應就是從《格薩爾王傳》這個藏族族群文化母體中走出來的格薩爾王,被再度肯定了。把格薩爾王確定為歷史名人,最重要的是能讓他作為一個具像的人物,被更多人認識、了解、接納和深入,從而能讓《格薩爾王傳》在更大程度上被弘揚、被傳承,其傳達的精神旨趣將會被更多人追逐和向往。

                記者:格薩爾王入選第二批四川省歷史名人,是否能拉近藏民族文化與當代世界文化藝術的距離?

                夏加:當下,世界的文學藝術已經克服了“中心主義”,開始用各民族的尺度來衡量各民族藝術,我們在一個以“世界歷史”為尺度的“競技場”上,任何茍且、停滯、自我安慰、自我滿足、自我吹噓都只能是暫時的和顯得可笑的。盡管有更多人在覺醒,但用當代的眼光、語言、技巧、形象,來表達本民族對當代世界獨特的藝術認識和把握,提出并關注對一時代有重大意義的根本問題,自覺不自覺地與當代人類的共同命運息息相通的視界和能力依然有著巨大的“遙遠的距離”。格薩爾王入選四川省歷史名人,能讓《格薩爾王傳》從民族文化的視野逐步走向世界文化視野,是能夠拉近民族文化與當代世界文化藝術距離的一種選擇。

                記者:未來格薩爾王相關文學創作,有何打算?

                夏加:自己對《格薩爾王傳》的解析再重構是最核心的創作方向,怎么解析、怎么重構是考慮最多的事情。之前一直用現代詩、散文詩、電影和舞臺劇本等體裁及歌曲完成了一定程度的重構。接下來,依然會用同樣的思路和方向去面向《格薩爾王傳》。目前,正在進行兩種方向的重構,一是以記錄片的形式深入進入、提煉和弘揚《格薩爾王傳》;二是站在世界文化的角度,克服民族中心主義,進行文學作品的創作。在完成以阿達娜姆為主人公的散文詩集《魔女傳》創作后,將會創作一部《格薩爾王傳》重構類的長篇小說。

                文旅融合打造金字招牌

                史詩《格薩爾王傳》的廣泛傳播,滲透到了藏區的民間民俗、文化藝術等領域,形成了獨特的格薩爾文化。作為格薩爾王故里,我州有著多元的格薩爾文化資源,就如何有效利用這些資源,進一步探索甘孜文旅融合的新路子,州文化廣播電視和旅游局局長劉洪接受了本報記者采訪。

                記者:格薩爾王入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對甘孜文旅發展有何意義?

                劉洪:格薩爾王入選第二批四川歷史名人,體現了有關部門對藏民族傳統歷史文化的高度重視,有助于甘孜州深度挖掘整理格薩爾歷史文化,進一步打造文旅金字招牌,更好為四川這片土地服務。

                記者:我州有著怎樣的格薩爾文化資源?

                劉洪:甘孜格薩爾文化資源體現在《格薩爾王傳》說唱本、說唱藝人、格薩爾藏戲、格薩爾神跡遺址風物傳說、繪畫雕刻、民間遺風、建筑等方面。《格薩爾王傳》史詩主要依靠民間藝人口授心記的方式保存,并以說唱本形式流傳在民間。其中,《格薩爾王傳》最早的手抄本和木刻本均出自我州德格縣。

                在建筑藝術方面,色達縣色爾壩格薩爾藏式建筑最具代表性;藏戲方面,德格縣竹慶寺率先創建了格薩爾藏戲,到了近代,色達縣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結合北派藏戲的藝術風格創立了獨樹一幟的格薩爾藏戲,成為藏區各格薩爾藏戲團的道具“范本”。

                此外,2019年8月,我州開展了“康巴之旅找尋格薩爾的足跡”大型尋訪考察活動。同年9月,我州又舉行“格薩爾文化在甘孜”主題學術研討會。僅用一個月時間,我州圓滿實現了格薩爾文化發掘和研究的又一次飛躍。期間,還有《百部格薩爾王傳系列叢書》(1-118卷影印版)、《多康詩魂格薩爾王傳史詩歷史研究》,以及《〈格薩爾王傳)大全》藏文版(1-300卷)先后問世。

                記者:截至目前,我州開展了怎樣的格薩爾旅游資源有關工作?

                劉洪:就格薩爾歷史文化與全域旅游的融合而言,作為縣域內最大的產業扶貧項目和文化旅游項目,甘孜縣格薩爾王城以格薩爾文化為靈魂,按照“以產興城、以城促產、以文活城”思路建設,形成集“吃、住、行、游、購、娛”于一體的旅游業態,是格薩爾文化元素最集中、藏式建筑景觀最多樣、旅游要素最齊全的文化旅游新地標。

                自景區開城運營以來,128個單體建筑已經全部出租,網紅火鍋拾珍瓏、印度風情藏餐、寶萊塢音樂餐吧,富有特色的泥塑、藏刀、銀器等302家商家“簽”入王城,為129個貧困村增加110余萬元的直接收入,已成為全縣1.5萬余名貧困人口“攻城拔寨”的有力支撐,助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核心產業。

                記者:我州通過文旅融合,將怎樣展現格薩爾歷史文化魅力?

                劉洪:我州編制的“甘孜州色達縣格薩爾圖像標準化建設項目”,擬納入全州“十四五”規劃。項目旨在完成對格薩爾王、格薩爾13王妃、30員大將80位英雄的形象、戎裝、坐騎等標準化策劃、文稿編制、專家初期評審;完成嶺國主要宮殿、賽馬地域的策劃、文稿編制及專家評審;以及所有圖像設計及專家評審。同時,國家先后落實近3000萬元資金支持格薩爾彩繪石刻園區建設,支持德格、色達、巴塘、理塘格薩爾藏戲團藏戲展演,支持色達格薩爾演繹中心基礎設施建設。此外,我州還繪制了格薩爾千幅唐卡畫,并將有關文物保護納入項目規劃,通過加強地市州之間的合作,旨在傳承增收同時,向外界傳播更多的信息。

                記者:結合格薩爾歷史文化資源,全方位打造文旅金字招牌方面,我州有何打算?

                劉洪:《格薩爾》史詩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名錄,是藏民族百科全書,也是建筑、軍事、民俗、文學等多領域的集合體,在不同人眼中有著不同的側重點。

                當下,要想格薩爾品牌走向國際,需要從意識形態轉變到具體產業,通過建筑、兵器、餐飲、馬車、宮廷舞、藏藥浴等,打造細致的旅游體驗,在助力百姓脫貧奔康的同時,讓外界知道、了解且能感受到具體的格薩爾歷史文化,從而讓他們主動愛上,并積極探索格薩爾歷史文化。

            1. 上一篇:理想的孩子
            2. 下一篇:沒有了

            3. 本文地址: http://www.hf0759.com/html/wh/kcwh/66579.html
            4. 在线观看国产高清免费不卡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